风沉之画

懒癌文手一枚
更新全随缘,假期应该会更多一点吧
底线江澄,薛洋
曦澄可逆不可拆
还有
为什么你们都这么沉默寡言!
你们不是周泽楷!
你们要善于交流!

【黑遍全联盟】魔道全职众人读了《全职高手》和《魔道祖师》后(14)

*极度ooc,不适者误入

*懒癌上线

座位表:

叶修     叶秋    魏无羡 蓝忘机

张新杰 韩文清 蓝曦臣 江澄

肖时钦            蓝思追 金凌

喻文州 黄少天 宋岚 温宁 

王杰希 方士谦

张佳乐 孙哲平 聂怀桑 蓝景仪

方锐     林敬言  薛洋 晓星尘
魏琛                蓝启仁

周泽楷 江波涛 金子轩 江厌离

李轩    吴羽策 苏沐橙 楚云秀

孙翔    唐昊     柳非    戴妍琦

暂定这样吧,如果还想加人,欢迎下方评论区留言

 

-----------------------------------------------

正当众人想继续玩的时候,叶性双胞胎回来了。

“呦,你们几个心脏欺负我们的新朋友呢,也不怕污染了人家的心灵。”叶修一看就知道大致的人员分配了。叶秋红着脸被叶修抱着,不敢面对众人。

“哎哎哎,老叶回来啦。不过你说什么心脏呢你个心最脏的我们还没吐槽你呢明明整个联盟是因为你才那么的肮脏全是战术连聊个天都要小心翼翼你还好意思说……”黄少天立马不服气了开始了无穷无尽的吐槽。

魏无羡倒是和薛洋一起笑的肚子疼,江澄表示我不认识这两人,蓝景仪和聂怀桑聊的很是开心。

嗯?你问他们聊什么?哦,他们聊得如何做一个好演员,毕竟小景仪立志于成为聂导这样的大boss。

但很快蓝景仪就被拉走了,被以苏沐橙.楚云秀为主,其他女子为辅加个金子轩的邪恶势力拉去教育了一番。蓝景仪心里苦啊,但他不说。

3.5大心脏并没有阻止黄少天,反而是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耳塞往耳朵里一塞,边坐下看戏。叶修倒是无奈的捂住了怀中叶小秋的耳朵“少天,怎的,还不给说实话了?”

最后还是喻文州心有不忍(太吵了耳塞防不住)才仁慈的将黄少天拉走了并教育了一番。

“吵什么吵,读书啊。”蓝启仁大老远听到黄少天吵,慢腾腾的走了过来,催促道。

众人迫于蓝启仁的威压坐回了原位。

“哇!!!”血色步枪拿没拿到叶修还不知道,就觉着耳边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呼声。就连前台正专心打地鼠的陈果都被这阵惊呼声给惊起来了。

兴欣网吧里好多客人都站起了身,一起朝着某个方向望着,还有不少人扔下游戏朝那边跑了过去。

“怎么了怎么了?”陈果跳出前台一边朝那边张望一边问着。

“君莫笑又完成了首杀了。”一客人激动地说。

“他完成你激动个什么劲啊!”陈果很无语,末了问道:“首杀了什么?”

“血枪手!!”对方说。

 

“前辈厉害啊。^_^”

“不愧是荣耀教科书呢。”o _ 0

“前辈厉害。”0—0

“哎哎哎,别这么说,你们也能做到的。”叶修笑了笑。

“你这祸害,我还是去找小楼吧,小楼比你好多了……”叶秋翻了个白眼。

“哎哎哎秋儿不能这样的。”叶修连忙哄媳妇,并在心里盘算着如何惩罚叶小秋。

魔道众人表示没眼看。

 

“反应很激烈哈……”叶修打着哈哈,苏沐橙的人气他从来没有怀疑过,但这光景还是把他吓一大跳。

“当然了!!第一女高手啊!”陈果很是自豪地说,这可是她的第一偶像。

“第一女高手?谁说的?”叶修奇怪。

“不都这样说。”陈果说。

“那只是炒作啊!”叶修说。

“不然那是谁?”陈果问。

“论技术水平的话,女选手里最强的应该是楚云秀。”叶修说。

“烟雨战队的楚云秀?”陈果问。

“嗯。”

“多谢叶神夸奖。”楚云秀笑眯眯的说道。

“我这是实话实说,而且亩城市里虽然也很强,但始终就缺少了一些什么。”叶修乐呵呵地回答。

“看不出来云秀,那么厉害啊。”江厌离笑嘻嘻的拍了拍楚云秀的背。

“没有啦。”

全职众人认同的点了点头,叶修虽然很心脏,但是判断实力还是可以的。

黄少天也不愧是职业圈里出了名的话痨,伴随着叶修的cāo作开始了念念碎:“哦哟,走位不错啊!影分身?落花掌?****你到底什么职业?散人?你搞啥呢!哎你的武器怎么变了,是变了吧?是不是变了?哎你们看到没有?他的武器变了刚才。”

“是吗?”黄少天说着,他的小剑客流木已经冲了上去,还在跑动就见剑光一闪,已经是一个拔刀斩准准劈在了最外小骷髅身上,跟着冲上前去,技能也没怎么用,就是普通攻击的刺、劈、削、砍、挑。

但就是这些普通攻击,流木剑招之华丽流畅已经是非同凡响了。唐柔别的眼力劲没有,对cāo作还是可以看出些端倪了,不一会后就发现这人的cāo作相当娴熟流畅,每一击第一招是那么的快速jīng准,好像是一台jīng密的仪器。 

“九只,一分半,那时间不对啊!现在那个副本记录胜出的可不只这点时间,还有什么地方?”黄少天问着,这就是职业顶尖大神的判断力,从时间上就已经推断出只靠这样的法子职业队也不可能出现那么高的记录。

君莫笑身子已经开始下落,但在叶修高招地cāo控下,BBQshè出的子弹却是分毫不差地打在了他所需要的部位,半空的丧尸贝利凌空翻滚着,最后终于是骨碌碌地滚进了半空中的石坑当中。

“漂亮!!”黄少天叫道,“不愧是押枪的祖师爷!这技术还是你用得更老辣,这手凌空押枪我看就是周泽楷来了也够呛,那家伙就会作秀,实战PK谁会在天上让他一路shè到死啊?”

“唔,还行吧!”君莫笑落地后,叶修抬了视角看了看,确认了一下丧尸贝利被完全送进不会再爬出来,这个确定这个配合一次就打成了。

这个位置如果只是普通的押枪,的确没有足够的角度。但是如方才的君莫笑这样跳起,将角sè抬高到一定的高度,就能制造出一个押枪的角度了。只是这角度只会出现很短的一瞬,要很jīng准地把握好机会才能勉强将丧尸贝利送进那个坑中。想做到这点,苏沐橙的技术都有些差了,只有叶修亲自上阵。

至于黄少天用流木做的起手工作也很重要。普通的上挑是无法把那种击飞状态的僵尸贝利送到叶修所需要位置的,所以必须先用拔刀斩这种判定够强的技能中止击飞状态,然后再用上挑将僵尸贝利送起。

这要送到所需的位置,拔刀斩出手的时机和上挑的衔接也是要算得极其精准才行。不过这些对于黄少天来说并不算得太难,更变态的还是叶修那转瞬之间完成的凌空押枪,那才是真正的神乎其技。 

“哦,原来这就是机会主义者啊。厉害厉害。”魏无羡惊叹道。

“那可是,让要这个游戏可深了,努力去探索吧。”黄少天自豪的看着自家队长。

“少天跑去和叶神打副本啦?”喻文州微微一笑,黄少天背后一凉:“队长我错了。”

“前辈……”周泽楷委屈,周泽楷也说了,但只有江波涛懂。

“小周不委屈,小周乖。”江波涛笑着对联盟第一脸下手了。

“江!!!”周泽楷开心的呆毛不停的晃。

“阿策……”李轩表示不服,自己媳妇明明就在旁边却不能碰。

吴羽策无奈扶额,点了点头。李轩开心的将吴羽策抱了起来。

本子小组就位,本子小组沸腾,本子小组兴奋:万岁!有素材了!

魔道众人暗暗记住了黄少天,有时间去请教一下他。

   明明只是一只驴子而已,却只吃新鲜带露水的嫩草,草尖黄了一点,不吃。路过一农户,魏无羡偷了点麦秸秆来喂它,嚼了几口,它呸的吐了,比活人吐唾沫还吐得响亮。吃不好,便不肯走,发脾气,尥蹶子,魏无羡好几次险些被它踢中,且叫声极其难听。

    无论是作为坐骑还是作为爱宠,全都一无是处!

    魏无羡不由得怀念起自己的剑来。那把剑现在多半被哪位大家族的家主挂在墙上当做战利品向人展示吧。

    拉死拽活地跑了几日,路经一大片村庄的田地。烈日灼灼,田埂边有一棵大槐树,槐树底下绿荫浓浓,还有一口老井,村民在井边放了一只桶和一把瓢,供过路人解渴。花驴子跑到这里,怎么也不肯走了,魏无羡跳下来,拍它尊臀道:“你还是个富贵命,比我还难伺候。”

“呦,可以啊魏无羡,伺候驴子?”江澄冷笑道。

 “师妹,那小苹果是真的难伺候。你竟然不心疼师兄。”魏无羡委屈的看着江澄。

“滚!!我不是你师妹!”江澄气的脸都紫了。

蓝思追和一众蓝家小辈表示:这描述的真的太太太太太对了。

“婴。”蓝忘机抱住了魏无羡,并看了一眼自家兄长,蓝曦臣也默默地抱住了江澄。
 魏无羡琢磨,多半是食魂煞,而不是食魂兽。

    二者虽相差一字,却是完全不同的东西。煞属鬼类,而兽是妖兽。依他之见,可能是山崩震塌了古坟,天雷劈开了棺木,放出了其中安息的陈年老煞。究竟是不是,让他看一眼那是具什么样的棺材、有没有封印残留即可。可佛脚镇镇民肯定早就将烧焦的棺木另埋,把尸骨重新收敛入土了,痕迹必然没剩多少。

    上山得从镇里走山道,魏无羡蹬着驴子慢悠悠往坡上走。走了一阵,几个人一脸晦气地往下行。

    这行人有的脸上带伤,七嘴八舌。天色昏暗,迎面撞上个一脸吊死鬼妆的骑驴人,齐齐吓了一跳,骂了一声,绕开他匆匆下坡去。魏无羡回头寻思,莫非是这食魂煞扎手,铩羽而归?略一思索,拍拍驴子臀,小跑骑着上了山。

    他恰恰错过了这群人接下来的怨声载道:

    “从没见过这么霸道的!”

    “那么大一个家族的家主,用得着到这里来跟我们抢一只食魂煞?他年少的时候杀过不知道多少只了吧!”

    “唉,有什么法子。谁叫那是江澄。得罪哪位家都不能得罪江家,得罪谁都不能得罪江澄。收拾东西走了,自认倒霉吧!” 

“呦,你们那还分得那么详细?”叶修含着根棒棒糖。

“厌离姐,我好想去你们那里玩啊……”苏沐橙向往地说。

“嗯,带你们去玩。”江厌离笑着。             

张新杰问:“你们是不是天天都面对着危险的物种?”

“不是天天,是偶尔,我们很忙的,小辈可能是经常吧。”江澄翻了个白眼。

“师妹师妹,不如来姑苏吧,和蓝大哥一起啊。”魏无羡看着江澄。

“不,事务太多。”江澄冷冷地翻了个白眼。

“哎,魏狗怂,不愧是魔道祖师啊!”薛洋笑眯眯地说。

“小流氓,你也不错啊.”魏无羡挑了挑眉。

 

 

 

 

 

 

----------------------------------------------------------

先到这里,我懒了。

bye~~~

粉丝数终于到500
我要搞事情
点梗还是什么
在评论区发言吧,明天晚上9点截止
来,加油吧,如果没人发言,那我就随意了。😂😂😂

众cp之当小受看到同人文后

我觉得我最近很勤奋

真的,但是还是要偷懒的



忘羡

羡:二哥哥二哥哥!你看看他们写的,太有意思了!

机:嗯。(魏婴不理我……)

羡:哈哈哈哈哈哈,二哥哥,我们也去秀恩爱吧

机:好。(魏婴要和我去秀恩爱了!)

-----------------

江澄:妈的,死给!

金凌:欺负我没追到思追!

我:含光君,人设!



曦澄

澄:蓝涣,你吓死我了

涣:晚吟,你都不理我……

澄:那……那我现在理你

涣:嗯,晚吟,不许看那个

澄:……不

涣:晚吟~~

澄:那……那好吧,吃什么飞醋啊

--------------

魏无羡:大哥厉害啊,好计谋

蓝忘机:……(这不是我的兄长)

金凌:这不是我舅舅

我:不能惹蓝大……




追凌

追:阿凌?

凌:思追,你吓死我了。

追:阿凌在看什么?

凌:没……没什么/慌乱

追:哦?是吗?那这是什么?/拿出凌追本

凌:还能是什么,书呗

追:阿凌不乖哦~

--------------

蓝景仪:我做错了什么?我就来夜巡,为什么思追房里传出了奇怪的声音?

聂怀桑:也想秀,但……反了QAQ

魏无羡:思追可以啊

江澄:金凌你怎么这么不争气

我:滴-公交卡



聂瑶

玦:睡觉了,阿瑶

瑶:大哥,等我看完这章

玦:很晚了,睡觉

瑶:好吧,大哥

--------------

聂怀桑:哦,大哥大嫂

魏无羡:好早睡觉

蓝曦臣:羡慕,但晚吟也很听我话,还可爱ヾ(≧∪≦*)ノ〃

薛洋:小矮子,怎么那么受?

我:老夫老妻的生活方式……哎哎哎,聂大快把霸下放下,还有敛芳尊,放下恨生




温启

启:这真是……胡闹!

寒:怎么了,阿启?

启:现在的年轻人简直是胡闹!

寒:阿启不气,我们不看了

启:哼╯^╰

------------------

蓝家人:这不是我们的叔父,不是

魏无羡,江澄:怎么了嘛?我觉得还好啊?

我:哎,我也觉得还好



晓薛

薛:道长道长,你看他们,老写虐文

晓:没事,阿洋,我们甜回去好不好,来,吃颗糖吧

薛:嗯,道长最好了~~~

晓:那阿洋,我们来谈谈薛晓本的事吧~

薛:小星星,道长,我错了……哎哎哎,别动啊

晓:不行哦阿洋,这是惩罚

--------------------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小流氓,腰痛吗

江澄:真爱作死

金光瑶:成美啊,爹救不了你呢

金凌:嘶,腰疼

我:薛洋警示我们:珍爱生命,远离同人文(不存在的)


桑仪

仪:这些都没有怀桑写的好看,唔,好无聊啊

桑:小景仪怎么啦

仪:怀桑!这些同人文都不好看

桑:那我写给你看好不好?

仪:嗯!谢谢怀桑O(≧▽≦)O

桑:小景仪不客气呀

-----------------

魏无羡:还带这样玩的?

蓝忘机:……(魏婴,天天)

江澄:我竟毫无感觉

蓝曦臣:晚吟,你只能对我有感觉

金凌:蓝思追你看看人家

蓝思追:阿凌,我也写给你看

金光瑶:幸好怀桑是我弟

薛洋:幸好聂怀桑是我叔

晓星尘/聂明玦:突然想打聂怀桑

蓝启仁:聂怀桑!蓝景仪!家规三遍!

我:全场最大的大佬,聂导


众cp之当小受等小攻回来等到很晚时

日常ooc,不喜勿喷

许久未归,这几日应发愤图强了


忘羡

“唔……二哥哥,你回来啦?”

魏无羡揉了揉眼睛,猛的坐直,看着一身寒气的蓝忘机朝自己走来。

“嗯,如果累,就休息。”

蓝忘机心疼的抱住魏无羡。

“没有二哥哥,睡觉有点不安心……”

魏无羡只感觉两只眼皮在打架,蓝忘机看到魏无羡大开的衣领,眼神暗了暗。

“睡吧,我先去洗澡。”

“好……”

第二天晚上

魏无羡:为什么今天二哥哥精那么旺盛???腰好酸,背好痛……


曦澄

江澄提着毛笔正在批阅公务,等到眼睛乏了,便放下毛笔,揉了揉太阳穴。

“晚吟又熬夜了。”

一双手很自然的接过按压江澄太阳穴的重任,并十分不满的说。

江澄舒服的眯了眯眼,像只慵懒的猫儿。

“公务还没批完 等我看完再说吧。”

“不行,晚吟,现在应该睡觉!”

说完 不容拒绝的将江澄抱起,放在床上,并为他脱下外衣 ,鞋袜。

“蓝曦臣!干什么!”

蓝曦臣也褪去了外衣,鞋袜,并拥住了江澄,闭眼:

“晚吟乖,睡觉了。”

江澄瞪了蓝曦臣一眼,也知道这时候蓝曦臣是一定要他睡觉了,便也闭了眼,很快就睡着了。

“蓝曦臣……你…怎么还没来…”

江澄缩成一团,蓝曦臣本就没什么睡意,听到江澄无意识的说着梦话,便心疼的抱住江澄。

晚吟…你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不珍惜自己了…

第二天一早

江澄醒来 见身边没人,一阵失落

“又是幻觉啊。”

说完,嘲讽的笑了笑。

“晚吟,什么幻觉啊,”

江澄不可置信的看向拿着一碗粥的白衣男子,不自知的勾了勾嘴角。

不是梦



追凌

“蓝思追怎么还没回来啊……”

“一定要让舅舅打断他的腿!”

金凌不断的念叨着,死死盯着那一道紧闭的房门。

“吱呀”一声,门开了,蓝思追走了进来。

“阿凌?怎么还不睡?”

金凌冷哼一声:“怎么?有问题?”

“阿凌乖,睡觉好不好?”

“为什么那么晚才回来?”

金凌鼓着脸看着蓝思追。

“阿凌不气,我错了,下次不敢了好不好?”

蓝思追抱起金凌,蹭了蹭。阿陵太可爱了~

“那……那下不为例!”

金凌红了脸。

“好,先睡觉好不好?很晚了。”

蓝思追将金凌抱上床,并揉了揉他的头。

“嗯……”

金凌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


晓薛

“道长!!!你怎么才回来呀!!!”

薛洋扑向了刚进门的晓星尘。

晓星尘接住了扑过来的薛洋,并将他放在床上。

“子琛有点事找我。”

薛洋不满的嘟了嘟嘴:“道长,我重要还是他重要?”

晓星尘被逗笑了,拿出了一颗糖:“阿洋不气,子琛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找我问一下。”

“宋道长有喜欢的人?难的开窍。”

薛洋诡异的看了一眼晓星尘,并接过了糖。

“嗯,所以和他聊了一会儿。”

薛洋这才放下心,抱紧了晓星尘:“道长~~困~~”

“那阿洋睡觉好不好?”

“唔,好。”

在睡觉前,还亲了一下晓星尘。

阿洋真可爱。晓星尘温柔的看着睡着的薛洋。


聂瑶

“大哥回来啦?”

金光瑶看着在院中练完刀的聂明玦,笑眯眯的。

聂明玦皱了皱眉,并抱起金光瑶毫不犹豫放在床上,用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

“天凉,早些睡。”

聂明玦看着疑惑的金光瑶,无奈解释。

“那大哥也要早些睡。”

金光瑶笑眯眯的看着聂明玦,聂明玦并没有回答,只是也上了床,连着被子抱住了金光瑶。

“睡吧。”

“大哥!”

“好,下次我早点,睡吧。”

最终还是败给了金光瑶 那执着的目光下,聂明玦无奈答应。

“嗯,睡觉吧。”

金光瑶好心情的闭上了眼。

如果不努力,怎么保护你呢?聂明玦一脸复杂的看了看金光瑶。



温启

算了,不存在的。就算蓝启仁想,家规不允许啊。而且,温总肯定不让叔父熬夜,他舍得吗?肯定不舍得啊。所以,此假设不成立。

练手

这篇练手,单纯的练手

*ooc,不适误入



“蓝湛蓝湛,你可不可以借我作业抄啊?我作业没做完,求你了……”魏无羡双手合十,目光真诚的看着正在整理资料的蓝忘机。

“下次不可如此。”蓝忘机冷淡的说,并将作业递给魏无羡,便没有在理会魏无羡了。

“谢谢蓝二哥哥!”魏无羡用力的抱了一下蓝忘机。

“呵,教你玩游戏玩的那么晚,怎的,作业又没写完?”一道嘲讽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魏无羡转过头去,见到来者,瞬间喜笑颜开:“师!妹!”

“你再说一遍试试?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江澄冷冷地看着魏无羡,坐回座位,不再理会那个正在发“疯”的人。

魏无羡见江澄不理会自己,无趣的坐回座位,抄蓝忘机的作业去了。

“妈的死给。”江澄“呵呵”冷笑。

坐在江澄后面的金子轩翻了个白眼:呵呵,你不是吗?还好意思骂魏不要脸?!要不是为了追厌离,你还能那么冷静?

聂怀桑笑了小,拿了把扇子挡着脸,感叹这世事无常。

其他的世家子弟纷纷当做没看见,各干各的,不往魏无羡那看。几个女生看见窗外一个男生走过,连忙跑到江澄面前,说:“江澄哒哒,你还缺女朋友嘛?”

顿时,全班安静下来,连魏无羡都不抄蓝忘机的作业了。蓝忘机看向门口,手中的笔差点掉落。

当事人江澄尚未感觉到气氛的微妙,还十分认真得思考了一会,摇了摇头,说:“男朋友倒是挺多的,女朋友……没几个。”魏无羡默默在心里给江城点了根蜡。

“那……我可以当你女朋友吗?”其中一个女孩红着脸问。江澄惊讶的看着那个女孩,伸手探向了女孩的额头,女孩也愣住了,随即脸更红了。江澄喃喃着说:“没发烧啊……”

女孩的朋友见门外的人脸色黑成了煤炭,便加油添醋地说:“人家向你表白,你就这样回应人家的?”

江澄疑惑地看向几人,随即回答:“那就随你们,别来烦我。”然后就没理会几人了。

几个女生却笑嘻嘻的走了

”请各位同学们回到座位上,蓝老师让我来检查作业,搜易,请各位同学将作业放在桌角,我.来.亲.自.检.查。”一个声音从门口响起,后几个字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魏无羡也松了口气,看到了刚刚那几个找江澄的女生向他比了个“OK”的手势后,心里暗笑:师妹呀师妹,我看你要怎么应对呢~~~

江澄身体一僵,抬头看到了正在“温柔”笑着的蓝曦臣。江澄连忙拿出作业放在桌子上,然后低下头不看蓝曦臣。

蓝曦臣慢悠悠的走了一圈,在江澄旁边停了一会,但很快就离开了。

“请江澄同学出来一下,我有事找你。”蓝曦臣笑眯眯的说完,并走出了教室。江澄慢悠悠的站起一小步一小步的向门口走去。同学们都十分着急:快点出去啊!蓝老头快来了!!!

江澄走到门口,蓝启仁正好到达,江澄愣了一下,便道:“蓝老师好!”

“嗯,好。快去找曦臣吧,他应该有事和你说。”蓝启仁点了点头,然后走进教室。江澄走向蓝曦臣,蓝曦臣见江澄来了,便一言不合的拉起了江澄的手,快步向办公室走去。

“哎???你干什么啊???”江澄迷迷糊糊的进了蓝曦臣的办公室里,蓝曦臣找了找,拿出了好几份表格,递给江澄。

“这是什么?”江澄看了一下,瞬间脸都黑了。

“你填完才给走哦,晚吟。”蓝曦臣笑着说。

“那为什么要转班,跳级,连宿舍都要换呢?”江澄黑着脸问。

“因为啊,晚吟太耀眼了。”蓝曦臣一改常态,淡漠的说着。

“但我妈那边……”江澄犹豫了一下,蓝曦臣现在在高三,我现在转到他们班,我妈不就……

蓝曦臣笑着揉了揉江澄的头,不出意料的被瞪了一眼:“放心放心,我和阿姨说过了,她好像也挺赞成的呢。”

江澄便毫不犹豫的填完了那几份表,递给蓝曦臣。

“呐呐呐,填完了,我可以走了吧?”江澄呵呵冷笑。

“晚吟,我们来讨论一下,那几个女生的事情吧~~~”蓝曦臣将表收好,便冷笑着看着江澄。

“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干了什么。”江澄无辜的看着蓝曦臣。蓝曦臣点了点头,打横抱起江澄,在江澄耳边呼了口气:“那么,我来给晚吟一个教训。”




【-----此处应该有车-------】






第二天,魏无羡等人惊讶的听到江澄转到蓝曦臣班的消息,不禁感叹:不愧是蓝家人啊,行动可真快。

第五天,江澄才黑着脸去上课,一路由蓝曦臣抱着去上课,同学们啧啧称奇。

心痕(后续)

*私设多如山

*ooc,不喜勿入

*开学将至,可能会更懒了吧


蓝曦臣夜猎完回到云深不知处,发现以往都会在入口等待他回来的那抹紫色身影不见了。

蓝曦臣急急忙忙到处寻找,发现找不到,叹了口气。

“江宗主,你也走了啊。”

“大哥?怎么,那么沮丧?”魏无羡担忧的看着蓝曦臣。

“江宗主……不见了……”蓝曦臣沉默着说。

魏无羡瞪大了眼睛,一下抓住蓝曦臣,急忙问道:“你说谁不见了?”

“江宗主……无羡,怎么了?”蓝曦臣看着魏无羡急急忙忙冲出了云深不知处,跟上去问。

魏无羡在心里祈祷,千万不要是他想的那样。

等了魏无羡等了很久的蓝忘机,见魏无羡那么久没有回来,就问了弟子,才知道魏无羡出去了,就马上去了莲花坞。

在江家祠堂,江澄苦笑着看着眼前的灵牌,喃喃道:“是我欠他的,阿娘,阿爹,阿姐,你们,应该不会怪我吧……”

说完,像下定了决定,拿起三毒,向自己胸口刺去。

江澄倒在地上,红色的液体也覆盖住了他的双眼。

江澄感受着生命逐渐流逝,不禁想到了那个白色的,自己永远住碰不到的身影。

啊,他应该已经回来了吧……他有没有发现我不在呢?应该不会吧,毕竟,我不是金光瑶啊,怎么可能让他上心呢……

江澄的嘴角勾起一抹苦笑,算了算了,愿下辈子,再也不遇见他吧……


……


蓝曦臣魏无羡匆匆赶到莲花坞,就连忙去让江家弟子寻找。

最终,只送来几封信,一具冰冷的尸体。

“江澄,江澄!”魏无羡连忙去看江澄的魂魄,顿时一阵寒意涌上心头。

“怎么办……怎么办……”魏无羡喃喃道,连忙问弟子是在哪发现的江澄。

魏无羡匆匆赶去祠堂,找到了那抹紫色的身影。

“江澄!为什么?”魏无羡一脸恨铁不成钢的问。

“……就当,赎罪吧。紫电给蓝曦臣吧,江家也让他和金凌自己商量着处理吧 。我累了……”江澄看着江家的列祖列宗,苦笑着说。

“可是……”

“没有可是!人都已经死了,就别婆婆妈妈的了。我还没说什么,你就那么伤感?这心也太脆弱了。”江澄打断了魏无羡的话。

“那蓝大哥呢?”魏无羡突然问道。

“他?对于他,我不过只是一个联婚的人,一个路人罢了……”江澄淡然的说。

魏无羡拿出了锁灵囊,态度坚决地说:“这一次,你一定要听我一次。就当……就当我完成你未了的心愿?”

“……我能有什么心愿?”江澄讽刺的说。

“那你进来,就当是为了金凌,不好吗?”魏无羡着急的说。

“魏无羡,我是着了你的邪。不过……别和蓝曦臣说。”江澄一脸嫌弃。

“好。”魏无羡连忙去看收起了江澄的魂魄,收好,匆匆赶到江澄的尸首旁。

“晚吟?”蓝曦臣跪在江澄旁边,颤抖着手,去摸了摸江澄的脸,唤了一声。

若是江澄还活着,怕是已经开心到不行了吧?

魏无羡看着江家弟子都痛哭着,对蓝曦臣问:“大哥,你觉得,江澄……这一生,值得吗?”

“我……我不知道……”蓝曦臣摇了摇头。

“我觉得,他这一生不值得。明明他可以当着江家宗主,但却要去蓝家当主母;明明他可以断了这姻缘,却因为不舍而选择了这条路……他却说他这一生是值得的。蓝曦臣,你是没有心吗?能分出一点点,哪怕只是一点点看一看江澄吗?”魏无羡拉起蓝曦臣,问道。

“魏婴!怎么了?”蓝忘机连忙拉开两人。

“江澄,连最后一个机会都不给我,我要怎么办啊……”魏无羡跌倒在地。

“怎么了?”蓝忘机担忧的看着魏无羡,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

“蓝二哥哥,江澄他,宁愿魂飞魄散,也不愿转世投胎……怎么办……”魏无羡正好看到了那一丝不耐烦,哪怕知道不是对自己的,也是犹如身入冰窖。

“无事,还有我。”蓝忘机抱住了魏无羡,轻声安慰。

“晚吟……”蓝曦臣看着地上的江澄,他轻笑着,一脸解脱,却又有丝丝不甘,埋怨。

“魏前辈,这是宗主留给你们的。”一名弟子将那几封信都拿了过来。

魏无羡看着眼前的几封信件,不由得眼睛一酸,啊,他还是那样啊……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就这样,江澄就这么去了。修真界为之一振,云梦的老百姓都纷纷请求魏无羡救救江澄。

当得知了江澄已经魂飞魄散,整个云梦都一阵悲痛,哪怕是老百姓,都纷纷去参加了江澄的葬礼。

金凌正好十八岁生辰过后不久,便听说了这件事,匆匆忙忙去了云梦。

……

3年过去了,江澄的葬礼也已经过去很久了。江家和金家合并了。云梦的老百姓们纷纷表示:宁可让金家来管理我们云梦,也绝不让蓝家人来到云梦!

这也让修真界为之一振,江澄这是什么魔力,竟让这些老百姓们那么坚决。

那几封信中,又给云梦老百姓的,又给江家弟子的,又给忘羡夫夫的,也有单独给金凌,魏无羡,蓝曦臣的……

蓝曦臣再次闭关,蓝忘机也无力的看着蓝曦臣再次陷入绝望,魏无羡感到深深的无力,金凌也在一瞬间长大了许多……

蓝曦臣每天都坐在曾经江澄睡的床上一次一次擦拭着三毒,一次一次呆呆的望着紫电,一次一次看着那封信……

一直到一天,蓝启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让蓝忘机去和蓝曦臣谈话,魏无羡也跟着。

“忘机?无羡?你们来啦。”蓝曦臣强打起一分精神。

“兄长,忘了吧。”蓝忘机开口。

“怎么忘?”蓝曦臣反问。

“忘机,他已经为我付出了很多了。”

“……”(可是,他并没有付出什么啊。)

“忘机,我知道,但是,他已经陪了我好几年了,他也已经改变了很多了……”

“……不。”(没有,我没有看到他的付出。)

“我知道,你觉得他配不上我,但是,我不这么觉得。这些日子,我才开始后悔,为什么不去珍惜。我已经丢了一个了,现在,我又丢了一个……”

“……”(但是,江澄并没有金光瑶好,我宁可要金光瑶。)

“我知道啊,但是,晚吟他……真的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他。”

“……”(兄长,但是,江澄他……)

“忘机,别说了。”

“大哥,你是不是很后悔?”魏无羡突然问道。

“是。”蓝曦臣愣了愣。

“我还是那个问题,你觉得江澄他,值不值?”

“不值。”蓝曦臣苦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我是说如果,江澄可以回来呢?”魏无羡看着蓝曦臣的眼睛。

“如果是用我的命去换,我也想他回来。但是,他已经不愿回来了……”蓝曦臣喃喃道。

魏无羡笑了。

“魏婴?”蓝忘机皱了皱眉。

“江澄的魂魄我还留着,但是,你确定,等他回来后,你会好好对他吗?”魏无羡严肃的问。

“他……会回来吗?”他……还愿意见我吗?

“魏婴!”蓝忘机皱眉。

“蓝二哥哥,我知道你在为当年我丢金丹一事而恨着江澄。但是,江澄至死才告诉我,当天的真相……无论如何,我的金丹都会丢,你知道吗?所以,请不要在恨他了,好吗?”魏无羡看着蓝忘机,严肃的说。

“好。”蓝忘机一脸复杂。

“无羡……我想见他……”

魏无羡掏出了一个锁灵囊,蓝曦臣小心翼翼的接过。

“好好收着吧……我去找找办法,让他转世。”

“那他……记得吗?”

“看运气吧。”

就这样,蓝曦臣每天都带着那个锁灵囊。金凌听说了这件事,也十分开心,就连忙将他偷偷藏起来的 江澄的尸首运送到了云深不知处。

“没想到金凌挺厉害的嘛,连冰棺都有。”魏无羡十分满意。

“靠你了。”蓝曦臣小心翼翼的将锁灵囊给了魏无羡。

蓝忘机也点了点头。蓝思追,蓝景仪,金凌也都望着魏无羡。

“放心放心。最多半个时辰。”魏无羡将几人赶了出去,关上了门。

…………………一番操作后…………………

(原谅我真的不会写)

门开了,魏无羡走了出来,一脸兴奋,说道:“成了成了!”

门外焦急等待的几人松了口气。蓝曦臣连忙冲了进去。

“也不知道这小子要睡多久。”魏无羡无奈的感叹了一句。

“多谢。”金凌认真的对魏无羡说。

“你我本就是家人,还说什么谢谢呢。江澄一事也算是我擅自做主,他本来不愿让我说出去的。你们千万别告诉他。”魏无羡哈哈一笑。

“辛苦了。”蓝忘机心疼的看着魏无羡。

“蓝二哥哥,羡羡累了,要抱抱。”魏无羡伸出了自己的双臂。

蓝忘机抱住魏无羡,离开了。

“二哥哥!我们去哪啊?”

“天天。”

“不要啊!二哥哥,含光君,蓝二哥……”

小双壁对视了一眼,眼底都有着一抹笑意。

结局总归是好的不是吗?





































下有彩蛋




























































-----彩蛋时间-----


“晚吟,今天喝玉米粥哦。”蓝曦臣拿着一碗粥走进云梦宗主房,看见空空如也的床,眼底一阵慌乱,连碗掉到地上破碎从而粥都溅了一地都没发觉。。

经过几天的努力,才让云梦老百姓原谅自己,让自己带晚吟来到他心心念念的莲花坞,怎么晚吟走了呢?会不会身体不适啊?

蓝曦臣匆匆忙忙的出去找,在一颗桃树下看见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

“晚吟!!!”蓝曦臣连忙喊道。

那人回头,惊讶的看着蓝曦臣,随后,张开双臂,开心的看着蓝曦臣,说道:“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来。”蓝曦臣死死抱住了江澄。

江澄拍了拍蓝曦臣的背,笑着说:“怎么了?”

“不要再走了。”蓝曦臣将头埋在了江澄怀里,贪婪的吸着这人的气息。

“不可能。如果你在负了我,在丢下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江澄板正了蓝曦臣的脸,看着他,认真的说。

“我不会再丢下你了,不许走了。”蓝曦臣看着眼前这个为他丢下了骄傲的男人,温柔的,心痛的亲了亲他的额头。

江澄愣了愣,眼中满是满足,幸福,和害羞。

“谁……谁要走了……”江澄别过头,别扭的说。

“好,不走了。”江澄小心翼翼的抱起江澄,也不顾江澄的反对,走向了那个独属于他们的未来。

心中的伤痕,最终还是会被填满,不是吗?













我是不是烂尾了……

我真的很心疼江澄,所以真的不忍心给他一个残忍的结局。

这样似乎挺好的,至于另外两对……我也不知道写不写。

就先这样吧,毕竟快开学了。成堆的作业我还没写完。对于这个,我特别忧伤。

嗯!就这样吧。(觉得自己废话好多)


心痕

*有私设

*严重ooc

*不喜勿愤


双聂

本就布满伤痕的心,怎么能经得住你一刀呢?我一直知道,你在乎的,一直不是我,是他……

                                                   -----聂怀桑

我知道,我对不起他,我负了他。我也知道,他对我的爱。 但是,我实在没办法放下对阿瑶的感情。也许,是我错了……这绝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啊!

                                                   -----聂明玦


曦澄

我真的很羡慕金光瑶,真的。蓝曦臣哪怕在和我成亲时,都还在想着他。我真的没办法了,我也真的没有希望了,只愿下一辈子,别再有任何纠缠了。

                                                  -----江澄

我知道,我还对阿瑶的死而难过。我也知道,在和江宗主成亲时我还念着阿瑶是不对。可是,我真的放不下那一段感情。也许,这样做,很伤人。但是,这样也不是很好吗?各得其所。

                                                 -----蓝曦臣


瑶玄

讲真的,第一次见他,就想将他拉下神坛。可我只是一个疯子,将他拉下之后,我又怎么保护他?只能让他保护我而已。于是,在一天,我便强行献舍,让夷陵老祖来为我杀了莫家人。我跌入了炼狱,我不希望他也来受这等痛苦,所以,我便替他受着,不求他知道,只求他幸福。

                                                -----莫玄羽

对于我来说,二哥,大哥和母亲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人,但是,他们都走了,离我越来越远了。我知道,大哥和二哥是被我亲手退出去的,所以,我便在观音庙里,让善良的二哥永远记住我。我是不是做的不对?来到地狱,他们竟然没有罚我。有个傻子替我受,对不起他。只愿下辈子能早些遇见他吧。

                                                -----金光瑶


内心独白

各位,欢不欢迎我啊?

我回来啦!

嗯,就是我这个热爱拖稿,万年不更新的人。

可能,你们会给我寄刀片,也可能,你们会感到不可思议:天!这个万年不更新的人出现了!当然,我相信,有许多人会默默地给我送上一个小蓝手和小红心。

呐呐呐,你们说,如果我没去住宿学习,会不会日更呢。

我觉得,不太可能哎。

毕竟啊,我是一个有人在现场催,我都打死不写,打死不更的人啊。

想毕,有的人应该很清楚吧。

嗯……因为这次时间有一点紧,只能更那么一点了。很抱歉啊。


薛洋的内心独白

*今天恰巧看到了一个让我感触万分的评论,所以,我回来了

*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啊

*抱歉哦,两天了都没看到你的留言

我……是薛洋

对,就是那个七岁断指,

骗了道长和小骗子,然后杀了宋岚,杀了道长,

修好了阴虎符的薛洋。

我现在的心情很沉重。

我想仰天长啸,如我当初被断指,我亲手害死了那两个对我好的人一样。

可是,我不行。

我也有我的尊严。

无论我做了什么事,我都会认,不是我做的,却强加在我身上,我就会怎么样呢。

嗯……大概杀了那个传出留言的人吧……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了呢。

心情不一样了。

当初我欺负道长眼盲,骗了小骗子,最后,结局不是很惨了吗?

但为什么,我TMD玩个狼人杀,都是第一局死的?

我的心情……特沉重。

好了,真心话大冒险,我选了大冒险,结果,结果,我哇的一声哭了,道长也哄不好的那种。

哼╯^╰!

如今,我认命了。

去你md极乐净土,去你md真心话大冒险。

我想道长~我想吃糖。

难怪那些电竞选手会用奇怪的眼神望着我们,难怪他们要叫走小辈……

不愧是人才挤挤的联盟。

算了,不管了,这就是命吧,我薛洋害怕他一个极乐净土?!!

------练完舞后------

好吧,我收回前言,我怕了。

这舞也太TM烦了吧?这么高难度的动作,是想累死我吧?

道长估计会找我算账吧……

万恶的极乐净土!

啊啊啊啊啊!

道长,我错了QAQ



--------此文完----------

各位,欢不欢迎我啊?

此处应有掌声。嗯

我们的如花娘娘

我们班有个如花,天天喷香水,香的皇上啊,天天宠她。